绍兴工伤赔偿律师网!本站推荐绍兴工伤赔偿律师律师!

工伤律师总结:施工合同纠纷中涉及“劳保统筹费”的问题

  总结1:“劳保统筹费”系作为建设方已经支付的费用应当在工程款中予以扣除,施工方领取应当按照劳保统筹行政管理部门的规定申请领取,不应再向建设方主张。

  总结2:“劳保统筹费用”是否计入工程造价,应当取决于建设方与施工方之间的约定,主要看《施工合同》有无明确的约定,如果约定“劳保统筹费不计入工程造价”,则该约定合法有效,法院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进行判决。

  如果有一天,

  在工程领域。

  您遇到纠纷,

  不知所措时。

  敬请关注它。

  法言杂谈

  为您解惑

  常见问题一:

  建设方缴纳的劳保基金,施工方能否以拖欠工程款为由主张支付?

  甲方(项目建设方)拖欠乙方(施工单位)工程款,乙方无奈之下将甲方起诉至项目所在地法院,在起诉拖欠的工程款中,包含有三百万(假设三百万,甲方已缴纳)的劳保基金,此时乙方在主张甲方支付拖欠的工程款时,能否一块主张支付?

  最高院判例

  1、最高院于2020-2-20作出(2020)最高法民申77号民事裁定书

  关于劳保基金。吴忠烟草公司已缴纳劳保基金,宁夏七建公司目前虽未领取,但其领取该笔款项的权利始终存在,原判决将该笔款项认定为已付工程款具有事实依据

  2、最高法于2020-2-27作出(2020)最高法民申185号民事裁定书

  关于二审判决将1278094元劳保统筹费认定为已付工程款是否错误的问题。二审判决认定建筑工程社会保险费实行开工前缴纳、竣工后结算的方式。诉争工程已竣工验收,作为施工方的福鑫路桥公司可按劳保统筹行政管理部门的规定申请领取。二审判决将劳保统筹费1278094元按已付工程款从工程总价中扣除,福鑫路桥公司并无证据推翻。

  总结:从上述最高院的判例可以看出:“劳保统筹费”系作为建设方已经支付的费用应当在工程款中予以扣除,施工方领取应当按照劳保统筹行政管理部门的规定申请领取,不应再向建设方主张。

 

  出行佩戴口罩,

  少去公众场所,

  测体温后上岗,

  减少集中开会。

  常见问题二:

  “劳保统筹费”是否应当计入工程造价?

  劳保统筹费是否应当计入工程造价,也是施工合同纠纷中比较常见的问题,施工方往往主张在支付工程款的时候应当将劳保统筹费计入工程造价一并支付,而建设单位则会主张该笔款项不应当计入造价支付,应当在支付的工程款中予以扣除。究竟怎样,我们看一下最高院的判例,找一找答案:

  最高法判例

  1、最高法于2020-4-7作出(2020)最高法民申172号再审裁定书

  (一)关于劳保基金的问题

  隆天公司、隆天宁夏分公司申请再审认为案涉工程的劳保基金与强金柱无关,工程造价不应包含劳保基金,一、二审判决将劳保基金1569452元计入工程款错误。经审查,案涉工程中标通知书中明确,中标价包含劳保基金及四项措施费,即劳保基金属工程造价的一部分,应计入工程总造价。本案中,代建局作为发包方,已按照相关规定交纳了案涉工程的劳保基金,工程竣工后隆天公司、隆天宁夏分公司作为施工单位可依据相关规定向有关部门申请退还。隆天公司、隆天宁夏分公司认为劳保基金不属于工程造价的一部分,不应计入工程总造价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2、最高法于2019-1-25作出(2018)最高法民申418号再审判决书

  一、关于劳保统筹费应否扣除的问题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劳保统筹费用作为人工费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工程造价中列入规费计取,属于工程造价的一部分。因此,劳保统筹费用相对于建设方而言为工程造价,对于施工方而言则是建筑行业劳动保险费。两者在含义和金额上并不完全相同。本案鉴定机构依照建设工程计价规则作出的诉争的劳保统筹费数额是建设单位应当缴纳的数额,属于工程造价的一部分,是否计入工程造价取决于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在双方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该约定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因此,泰洲公司根据双方在合同造价条款中“劳保统筹费不计入工程造价”的约定,主张将鉴定意见中计取的该部分造价予以扣除,其该项再审请求有事实依据。二审判决对该部分造价认定错误,依法予以纠正。

  总结

  从上述最高院的判例可以看出,“劳保统筹费用”是否计入工程造价,应当取决于建设方与施工方之间的约定,主要看《施工合同》有无明确的约定,如果约定“劳保统筹费不计入工程造价”,则该约定合法有效,法院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进行判决。

上一篇:代缴公司能否代替用人单位为劳动者申请工伤待遇?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