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工伤赔偿律师网!本站推荐绍兴工伤赔偿律师律师!

代缴公司能否代替用人单位为劳动者申请工伤待遇?

案例摘要
段某于2014年9月1日加入武汉一家制药公司,在北京市担任投标专家。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期限为2014年9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2015年12月,段某由于工作需要,我下楼去取放在车里的u盘,走到单位所在楼的一楼时不小心摔倒了。医院诊断出右胫骨和腓骨骨折。
2016年10月23日,段某向武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交工伤证明申请,2017年1月20日武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工伤证明,确认段某所受伤害为工伤。
2017年4月27日,武汉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发布鉴定通知,段某工伤伤残等级为9级。段某工作期间,武汉一家制药公司委托第三方北京一家制药公司为京员工段某向北京市社保部门缴纳社会保险(包括失业保险)。但段某至北京市社保部门申请支付的工伤保险待遇被驳回。
一审法院:社会保障金的支付不影响职工工伤待遇
武汉当地劳动争议仲裁委和一审法院均认定,工伤发生时武汉一家医疗公司已支付了段某工伤保险费,上述段某索赔项目应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
段某表示,社保部门拒绝支付上述工伤待遇,是因为武汉某制药公司委托第三方代为缴纳社保,但未提交相关证据。因此,段某声称武汉一家制药公司没有法律依据来赔偿上述损失,也不会依法支持它们。
二审法院认为,为职工缴纳社会保险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开户缴费单位应为“用人单位”,即劳动者与之建立劳动关系的用人单位。
用人单位委托第三方代为缴纳职工社会保险是违法的。
社会保险缴费的,用人单位所在地与社会保险缴费地点不一致,社会保险缴费主体与实际工作单位不一致。
缴费是以社保缴费公司的名义直接为员工缴纳社保。参加职工工伤保险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不得以协议或其他方式随意转移。付款不是代理人,而是替代品。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33条、34条、《工伤保险条例》第2条、10条、《广东省社会保险基金监督条例》第21条、第61条、《社会保险法》条及其他相关法律明确规定,企业员工的参保主体是用人单位,用人单位为员工参加社会保险是其法律义务,该义务以用人单位与员工建立劳动关系为基础,用人单位的这一法律义务不得任意转移。
因此,当工人遭受工伤时,雇主应承担工人应享有的所有工伤保险福利。
判断结果
2017年8月,段某仲裁武汉当地劳动争议仲裁委申请,并要求武汉一家制药公司支付其工伤保险福利。同年9月,武汉地方劳动争议仲裁委裁决只支持用人单位应支付的一次性就业补贴和其他工伤保险待遇,不支持一次性伤残补贴和一次性医疗补贴。原因是这两项费用应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
段某不承认劳动争议裁决仲裁委,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判决与仲裁相同。
段某不服一审判决的上诉。二审判决支持上诉段某,即一次性伤残补贴和一次性医疗补贴也应由雇主的医院公司承担武汉。
案件来源:(2018) 鄂01钟敏字3245
法律依据
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开户付款单位为“用人单位”,即与员工建立劳动关系的用人单位。用人单位委托第三方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是违法的。
一般来说,职工享受社会保险待遇的前提应该是与被保险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在社会保险缴费的情况下,用人单位所在地与社会保险缴费地不一致,社会保险缴费人与实际工作单位不一致。这是一种虚构的被保险劳动关系。
因为社会保障涉及个人性质,所以C账户也不能表明雇主以名义为其雇员支付工伤保险。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41条,“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的,发生工伤事故时,应当缴纳工伤保险待遇。”
 
上一篇:我没交社保,影响工伤鉴定吗
下一篇:工伤律师总结:施工合同纠纷中涉及“劳保统筹费”的问题